合金法兰
主页 > 合金法兰 >

【世经研究】监管出手从严从快打击 上市公司造假再给银行敲警钟

发布日期:2021-08-01 09:20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文摘要:证监会近日通报了首批适用新《证券法》财务造假案件处罚情况,涉及宜华生活、广东榕泰、等三家上市公司。目前,这批案件已进入事先告知阶段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最高拟处以近4000万元罚款。银行作为金融市场重要资金提供者,识别财务造假已经成为稳健开展金融服务的重要前提。

  如果要对资本市场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做排序,“财务造假”必然居首。从獐子岛的扇贝“逃亡记”,到“两康”财务造假被抓“现形”,再有乐视网巨额财务造假走向退市,以及境外中概股瑞幸咖啡虚增交易额等,这些恶劣的造假事件,严重破坏了资本市场的诚信基础。证监会近日通报了首批适用新《证券法》财务造假案件处罚情况,涉及宜华生活、广东榕泰、等三家上市公司,目前,这批案件已进入事先告知阶段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最高拟处以近4000万元罚款。银行作为金融市场重要资金提供者,识别财务造假已经成为稳健开展金融服务的重要前提。

  2021年7月23日,证监会通报首批适用新《证券法》财务造假案件处罚情况,涉及宜华生活、广东榕泰、中潜股份等三家上市公司。目前,这批案件已进入事先告知阶段或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最高拟处以近4000万元罚款。其中,广东榕泰已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案例一】:广东榕泰成为新证券法下首个突破60万顶格处罚的财务造假处罚案例

  广东榕泰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主营化工材料和互联网综合服务的公司,于2001年6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简称“广东榕泰”,股票代码600589。

  2020年5月22日,广东榕泰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粤调查字20066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2021年3月13日,广东榕泰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广东证监处罚字〔2021〕5号),最终经查明,广东榕泰2018年至2019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回款、虚构保理业务方式虚增利润5500万余元。相关报告未按规定披露关联关系、日常经营性关联交易。广东榕泰的信息披露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证监会已经依法对广东榕泰及相关人员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决定对本案违法主体罚款合计1450万元,对广东榕泰处以300万元罚款,对实际控制人罚款330万元,对其他责任人员处以20万至160万元不等的罚款。

  值得关注的,广东榕泰是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实施以来第一家被罚累计超千万元的案例,成为首个突破60万顶格处罚的典型案例,广东榕泰由此也备受社会广泛关注。

  2001年5月,潮商刘绍喜在汕头创立了宜华生活,2004年宜华生活上市,成为“汕头第一家上市民营公司”,公司主要从事实木家具、木地板等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产品为实木家具、实木地板和实木复合地板。

  宜华造假案的导火索发生在2020年,因审计机构无法就2019年报出具意见。证监局收集线日,对宜华生活进行立案调查。

  2021年1月29日,证监会发布通报称,宜华生活2016-2019年定期报告存在严重虚假记载:“一是通过虚构销售业务、虚增销售额等方式虚增利润20余亿元;二是通过伪造银行单据等方式虚增银行存款80余亿元;三是未按规定披露与关联方资金往来300余亿元。”

  此外,2021年6月7日,*ST宜生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4年虚增利润分别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88.24%、98.67%、192.78%和99.37%(按利润总额绝对值计算)。该案已进入告知程序,系目前拟对上市公司信披违法罚款额最高的案件。

  同时,告知书认定在2016至2019年4年间,公司通过虚构销售业务、虚增销售额等方式虚增利润27亿余元;通过伪造银行单据、不记账或虚假记账等方式虚增银行资金86亿余元;未按规定披露与关联方资金往来320亿余元。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证监会拟决定:对宜华生活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600万元罚款。其中,对实控人刘绍喜给予警告并处930万元罚款;对董事长刘壮超、总经理万顺武、财务总监周天谋、副总经理及董事会秘书刘伟宏等18名责任高管,给予警告并分别处20万元-450万元罚款。同时,证监会还拟决定:对刘绍喜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刘壮超、万顺武、周天谋、刘伟宏分别采取5-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此次处罚,涉及宜华高层、会计、审计等19名管理层,拟罚款金额合计为3250万元。

  中潜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根据资料显示,中潜股份是国内唯一集生产潜水装备产品及提供潜水服务于一体的上市公司,主营海洋潜水装备、潜水旅游等业务。

  2020年10月20日,中潜股份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调查通知书》(编号:粤调查字20137),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经查明,2019年,中潜股份拟以1元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海慧玉”)失败后,于当年8月12日投资设立子公司北海中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海中潜”),并聘请北海慧玉核心技术团队具体运营。经北海中潜介绍,上海天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放”)购买了泰康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康在线”)的团体意外险产品。上海天放支付保费后,泰康在线以技术服务费的名义,向北海中潜支付了保费的92%,北海中潜就此确认了对泰康在线万元;北海中潜以向上海天放采购网络推广服务的名义,向上海天放支付1154.3万元并确认主营业务成本。广东证监局查明,北海中潜对泰康在线确认的主营业务收入,对上海天放确认的主营业务成本,不符合会计准则要求,北海中潜虚增业绩导致中潜股份2019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由此,中潜股份2019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3728.7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154.3万元,导致营业利润虚增2574.4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62.08%。

  此外,广东证监局还查明,2019年度,中潜股份与中天装备、惠州雅妍等关联公司共发生经营性关联交易3710万元,占中潜股份2018年期末净资产的6.78%。中潜股份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未按规定披露相关关联交易情况。

  该案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还显示,中潜股份收购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存储”)项目披露的相关公告存在误导性陈述。2020年3月13日、3月17日中潜股份发布《关于签署股权收购意向书的提示性公告》、《关于签署股权收购意向书的提示性公告(更新后)》,披露标的公司“大唐存储也是国内少数掌握商用最高安全等级国密商用算法芯片技术”。经广东证监局查明,该商用最高安全等级国密商用算法芯片技术的所有权,并不属于大唐存储,大唐存储需经授权使用并支付授权费。截至2020年10月份,大唐存储运用上述技术开发的相关产品,尚未向国家权威认证机构申请国密二级认证,也未拿到认证证书,后续能否拿到认证证书存在不确定性。监管执法部门认为,上述公告中关于大唐存储掌握商用技术情况的描述不严谨,夸大了标的公司大唐存储的技术优势,严重影响投资者对收购事项及对标的公司未来整体发展趋势的判断,构成误导性陈述。

  此外,2020年4月7日,中潜股份披露《关于回复的公告》,回复大唐存储近一年又一期亏损的原因是“投入上亿元资金进行新一代高性能、高安全企业级和行业级存储控制芯片的研发,研发费用投入大”。经查明,大唐存储投入的上亿元资金,主要是用于支付IP技术的授权费用,并非进行自主产品研发,账务上计入资产负债表的“其他非流动资产”项目,未进行摊销。根据大唐存储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的利润表,其中的研发费用不包括该IP技术授权的摊销,且研发费用支出虽然较大,但并非导致大唐存储连续亏损的主要原因。执法部门认定,中潜股份将大唐存储亏损的主要原因归结于“投入上亿元资金进行研发,研发费用投入大”,未客观、准确、严谨反映大唐存储的亏损原因,严重影响投资者对标的公司科研实力及未来盈利情况的判断,构成误导性陈述。

  最终证监会查明,中潜股份存在2019年年报虚假记载、2019年年报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2020年收购项目信息披露存在误导性陈述等违法行为。证监会拟对违法主体作出合计1540万元的罚款。本案涉及的违法主体包括中潜股份公司,以及13名相关责任人。案件目前已进入事先告知程序,后续视当事人陈述申辩及听证情况作出正式行政处罚决定。

  结合上述三起典型案例来看,该批案件呈现出长期系统性财务造假,涉案金额巨大,持续时间长等特点;实际控制人核心决策、组织实施,主观恶性明显;造假手段复杂隐蔽,形式不断翻新等特征。

  除此之外,2021年1月29日,证监会发布了2020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其中财务造假类案例占6件,占比达到30%,可见近年来,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始终是监管部分关注的重中之重。

  从财务指标角度来看,财务造假的核心目的是虚增利润,而虚增利润的同时必然会影响到资产负债表科目,所以在利润存疑的情况下,通过分析资产负债表科目存在的异常,往往能更准确地发现财务造假的线索。

  对于大部分的财务造假,毛利率畸高且周转率慢,同时存在异常资产,是最见的财务造假的信号。其次,可从收入、应收账款、存货、毛利率、现金流等财务造假的“重灾区”科目入手分析。

  从财务指标角度来看,财务造假的核心目的是虚增利润,而虚增利润的同时必然会影响到资产负债表科目,所以在利润存疑的情况下,通过分析资产负债表科目存在的异常,往往能更准确地发现财务造假的线索。

  对于大部分的财务造假,毛利率畸高且周转率慢,同时存在异常资产,是最见的财务造假的信号。其次,可从收入、应收账款、存货、毛利率、现金流等财务造假的“重灾区”科目入手分析。

  从企业所处行业来看,当前疫情的影响贯彻始终。疫情给不少上市公司业务的开展带来了阻碍,特别是部分行业在疫情的冲击下,企业运行难度不断提高,给财务造假酝酿土壤。由此提醒银行应关注以下行业中企业。

  第一,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上市公司。由于全球新冠疫情,境外业务占比较高的上市公司,以及零售、旅游、交通运输等特定行业的上市公司,受到较大影响。对此,银行应关注持续经营相关风险;关注疫情影响和业绩压力而产生的舞弊风险;关注公司为应对疫情影响采取业务转型、技术改革等措施所产生的财务影响;关注公司相关资产是否存在减值迹象,以及减值测试中的各项假设基础和关键参数是否合理。

  第二,文化教育行业上市公司。文化教育行业市场需求显著增加,但行业经营风险普遍存在。注银行应关注公司经营的合规性,相关服务义务的履行情况以及潜在财务影响;关注公司是否存在提前收费、超长期间课时包、赠送课时、会员积分等情况,是否已合理判断相关收入的确认模式;关注公司是否存在大量加盟商、对加盟商如何管理等;关注公司在服务产品开发、市场开拓和客户维护方面的投入;关注亏损或收入大幅下滑的门店,是否已识别资产减值风险并进行必要测试。

  第三,房地产行业上市公司。房地产行业面临市场调控政策对经营的影响以及未来再融资所需满足的财务指标压力。银行结合房地产行业调控政策对公司经营产生的影响,分析公司面临的主要风险。应关注公司资产负债率等再融资指标的状况,如在评估持续经营能力时关注对未来再融资的假设是否合理;关注公司为达到再融资相关指标是否在某些重要会计判断和会计估计上存在倾向;关注公司为解决资金问题而进行的合作开发、售后回购、售后回租、明股实债等特殊交易的会计处理是否适当。

  为了更好地避免上述风险,建议银行在开展融资信贷等金融业务前应通过实地走访、企业尽调等方式,全面细致了解企业的真实的经营能力,同时结合财务技巧正确评估企业投融资及信贷能力,做到信贷资金的合理发放。具体建议,银行应从以下几大方面多层次识别企业财务数据线、企业所处行业判断

  在实际情况中,部分行业往往存在大比例的消耗性资产,特别是以农业、养殖业为典型,因为此类行业有大量资产是无法清点的,所以存在巨大的造假空间,因此在财务审计及企业资产评估过程中,银行需特别审慎关注。

  分析公司治理结构和可能存在的关联交易。分析的目的是理清各种关系。关联交易最大的风险主要集中于两方面,一是公司业绩是否对关联方及关联交易存在依赖,二是担心公司是否借关联交易调节业绩。因此银行相关人员有必要详细掌握公司的所有者及大股东;管理层和董事会的背景;其他往来业务银行、审计公司;供应商、客户、债主、及各自往来业务银行和审计机构中是否有跟以上这些关系有密切联系的;是否有其他未披露的关联方,从而有效避免财务数据操纵带来的风险。

  结合本案例看,银行在开展授信及其他金融服务钱应特别对企业出具的经注册会计师审计或发表专业意见的财务报告及相关财务资料的内容进行审慎性核查。核查时不仅需关注会计信息各构成要素之间是否相匹配,还需关注会计信息与相关非会计信息之间是否匹配,规范贷前审查业务流程,从源头避免上述风险事件的发生。同时银行相关人员也应进一步提高自身财务知识及数据识别和挖掘风险能力,以财务报表作为工具有效识别及防范企业财务造假。“旧衣改造”进行时全网最快开奖现场